我与南音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 蔡蓓蕾

  南音是什么?对于年幼时候就接触南音的我来说,一直处于懵懂状态,只能说我的童年就是南音。

  在就读小学时,学校为加强乡土文化的传播和丰富学生的课余生活,邀请了南音名家丁世彬授课,开展了南音兴趣班,那时候不知道南音是什么概念,便兴冲冲地跑去报名,殊不知,却与南音结下了不解之缘。接触南音之后,不管是放假还是每天上完学校功课后的晚上,几个小朋友就相约每天坚持地往南音社跑。一到上课时间,丁老师便引导我们集中精神,开始念曲,并讲解故事来源,接着不断的演唱几遍,直到我们耳熟能详也能跟着唱了。教完念曲便是练习乐器,刚起步时,琵琶是必学的,老师教会我们工乂谱后,每天一到南音社就要求不断的弹奏指法,学好琵琶后便可以慢慢接触其他南音乐器,只要我们认真学习,不管是不懂的,还是学得比较慢的,老师对我们都是细心教导,耐心指导。后来好多同学因为升学或者坚持不了等原因,都放弃了继续学南音。老师是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,极力劝说也没用的话,也就放弃了。而我和几个同学却在老师的鼓励下坚持下来了,老师告诉我们,学习的机会是来之不易的,小时候热爱南音的老师都要拿着酒肉去请师,即使家里困难都会偷偷地学。或许得到了父母,老师的肯定与鼓励,以及老师对南音的痴迷感染了我,自己的思想上慢慢得到老师熏陶,于是坚持下来了。

  升初中没多久,丁老师辞掉了南音社工作回到自己家乡。于是,我也专心于学业,搁置了南音。但每每听到南音,总会唤起那段学习的光阴,确实很有意义!还记得老师总说,我们就像他的子女,我们就是他的闭门弟子了。我们即使懵懂也都会知道老师对我们都是毫不吝啬的传授我们知识,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,不仅教我们南音还教我们做人。让我觉得庆幸遇到这么好的老师,钦佩不已!

  感恩丁世彬老师的培育,每每去看望老师,总劝说我们报考南音专业。于是,和父母商量,在高考时报考了艺术专业类,并以优异的成绩进入了泉州师范学院音乐与舞蹈学院音乐学(南音方向),给老师报喜时,老师很欣慰。

  进入大学,对于我来说,是更上一层楼的专业学习,从基本的《泉州方音教程》开始,泉州方音的习得是南音演唱的基础,不仅使演唱南音达到字正腔圆的要求,还负载着古老泉州的文化韵味。而基于传统的南音“口传心授”的传承方法,我们的大学本科也是以此为教学方法。为了培养越来越多的高素质、多元化的专门人才,学校共开设了音乐学基础理论、技能课程、南音演唱、演奏课程及南音乐学等课程,这是对我们音乐知识的全面培养,进入高等教育,寻求更规范化、系统化的南音教学,为古典音乐的传承提供了一个崭新的台阶,使古乐南音发扬光大,我将作为一名师院南音本科生而倍感自豪!

  求学之际,学校常常带领我们参与社会各界,甚至跨越国界,进行南音的实践交流与传承的绵薄之力,这次又给予我机会在新加坡城隍艺术学院实习,感受颇多,也看到了海外学子对南音的热忱。我坚信,即使现代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使人们的文化价值观念趋向时代潮流,但是在我们国家、市政府、南音专家、海外华侨及南音各界有识之士对南音深沉的爱,泉州南音的传承发展之路必将走向辉煌的明天!